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若芳菲

鞠一怀止水含香,执一本岁月静好,与世无争,素净淡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写简单的文字,过简单的人生。让每一天的生活都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中,让生命在文字中安暖。(因为喜欢,本博有部分精美博文是收藏文友们的优秀作品,偕有注明。)

网易考拉推荐

窗外的光阴  

2012-07-13 06:48:53|  分类: 散苑落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窗外的光阴 - 兰若芳菲 - 兰若芳菲
 

        光阴,是一个悠远绵长的词汇,象一杯冷却在午后的茶,有渐渐清冷的香息,带着生活的况味,却又有一份脱离了生活的高度。静静品味,浮世的欢喜,就如茶中的香醇,慢慢溢出。弥漫在心底的,经历时光的浸染,已经没有单纯的甜或者酸,而是一种杂陈其间的豁然。

        五月的光阴,在窗外绿树成荫的时光里弥漫着,渗透着,一直一直的递进。知了的叫声,在窗外此起彼伏,一如热浪一波一波袭过来,六月,终于近了,愈加的近了。

        窗内的时光静寂而清凉,有些感觉在慢慢升腾,譬如静好,譬如安稳。有些世事,似乎在时间的流逝里,缓缓的尘埃落定,那些刻意记取的慢镜头,也在此时被削减,终于,一一沉寂。

        黄昏时,有阳光从窗外跳进来,隔着密集的百页窗,还是被零星的洒了一身,偶尔也会有炫目的感觉,只需静等,就会慢慢消隐。那些无声无息来去的影子,象一场莫明的相遇,于行走里偶然对视,心内就清朗如月。行至转身,背影寥寥里,仍然会记得那一泓清澈。




窗外的光阴 - 兰若芳菲 - 兰若芳菲 

        远山在暮色里丢下黑樾樾的影,有些轮廓分明的遥远就清晰呈现,仿若故事一段段在光阴里萎去。有些话我们不再诉说,有些事也不再提及,因为光阴荏苒,世事变迁。曾经给你幸福的人,却留了伤害,给你温暖的人,却留了遗憾。

        落在光阴底端的心事,一律都做了茧,把飞越沧海的愿望封尘。就算流年倒置,也寻不着蛛丝马迹。原来很多的东西,都会在经年的岑寂里慢慢溜走,守口如瓶的是旧日光阴,和光阴里的遗忘。

        有人说,能记起的叫记忆,不能记起的叫过去。那些我们经历过的,却被彻底忘却的曾经,在时光里真实的存在过,然而亦被我们真实的忘却,不留一点痕迹。有许多的时光,在没有他人的佐证里,变成空白。

        生命里那许多被空置的段落,在行走的这一刻里,突兀而残忍。原来,忘记,有时真是一件非常冷酷的事,无论你是否愿意,终究还是会干净彻底。就象多年前认识的那个人,曾经以为的永远,却在多年后演变成“你是谁?”。



窗外的光阴 - 兰若芳菲 - 兰若芳菲

        坐在宽大的空间里,继续喜欢的文字,似乎不是想起,也不是记忆。只是记录,这些记录生活的时光,也许到最后亦成为一段空白,而我们唯一能够寻找的,就是白纸黑字里的真实。那时的窗外,是否也有相似的蝉鸣与丰盛的绿色?

        若水的光阴,漫过曾经、现在,渐渐会让将来这个词也消瘦直至无形,那些争执、强求、追逐与逃离,都一一远去。随着我们生命的逝去而成尘,在莫可名状的时空里,我们来过,最后消失。  

        一切都会成为曾经,包括我们自己。只是窗外的光阴仍会井然有序的流走,春夏秋冬,安然来去。那些层次分明的景致,于纷至沓来里更换,于彼此渗透里交替,一切都如旧,然而一切却都是新的。只是,坐在窗内的彼此,已经物事人非。

        沧桑,就这么被光阴慢慢渗透,拖着经历的羽翼,在冗长的时空里慢慢被人不断提及,最后与人合而为一。当所有的曾经,都一一远去,留给我们长长的记忆与现实的迷惘,对这个词,我们不再提起。一如那些年少的青春往事,与时光一起逝去。

        笑过,哭过,曾经以为过不去的坎,转回头,早已离开很远。原来,时光真的经不起思索,你还未曾真正明白,其实早已掠过最艰难的那一段。

        心底,万水千山都已过了,而被时光染透的只是微笑背后的容颜。蓦然里,才明了所有的一切,都只有在转头时方能颖悟,原来——不过如此。而窗外的光阴,一如往昔。那些远山近草,仍然绿意丰盛,在酷暑里慢慢深浓……



窗外的光阴 - 兰若芳菲 - 兰若芳菲
 

        虽然只是网络上的联系,但是我的问讯一定彻底打破了他心底残存的美好。原来,我们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般深情,只是因为年轻,年轻得不必要经历时光就可以轻易许诺,说下天长地久,许下海枯石烂。其实那些形容的长短里,究竟会在生命里占下多少,谁也无法预知。

        在一这刻里,突然就觉得曾经的“我爱你”,演变到最后,最让人难过的不是“我恨你!”而是“你是谁?”一念及此,感觉光阴如沧浪之水,无论是否洁净,都会洗去生命中的某一部分。留下的,或许只是画面余白里,长长静寂的枯荷。那些丰满的时光,被一段段洗涤。华美丰盛的光阴,到最后,也只剩下脉络清晰的过往,那些余白里清醒的绿,嫣然的红,都被光阴抹成淡淡的墨色。及至随行里,消隐。

        六月的光阴,在窗外递减着清凉,一寸寸滋长起来的燠热,在大片绿色植物里繁衍,越来越茂盛的绿色,在渐渐深浓里拥挤不堪。感觉汹涌而来的绿意在逼仄的罅隙里,一点点蚕食清爽。这个季节,似乎让人越来越不安,涌动着不明所已的气息,象一场风雨欲来的前奏。知了的叫声,也愈发让人烦闷。


 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6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