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若芳菲

鞠一怀止水含香,执一本岁月静好,与世无争,素净淡雅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写简单的文字,过简单的人生。让每一天的生活都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中,让生命在文字中安暖。(因为喜欢,本博有部分精美博文是收藏文友们的优秀作品,偕有注明。)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兰若原创】梦回沈园  

2014-02-28 14:36:49|  分类: 人文赏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 

【兰若原创】梦回沈园
 
文/兰若芳菲
 
梦回沈园 - 兰若芳菲 - 兰若芳菲
 

    雨夜闲来无事,随手拿起宋词翻看起来,脑海中突然浮现出《钗头凤》来,陆游与唐婉的爱情故事,一直感动着我,我拿出去年在沈园游玩时的照片,看着照片里的那两阙《钗头凤》碑刻,我默默地在心里读着陆游的那首《钗头凤》,红酥手,黄藤酒,满城春色宫墙柳......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莫!莫!莫!

     每次看到唐婉那首伤感的《钗头凤》我的心总是有一种莫名的伤痛,我好似看到了她那凄楚的身影,翩然而至,她还是空瘦如旧,哀怨伤情的走在沈园的水池边,那不期而遇带来的痛苦,在慢慢煎熬着她,在慢慢折磨着她,死亡来临了,在诀别尘世的那一刻,她朱唇噏动,神情凄凉,似乎在对世人在诉说着什么?在盼望着什么?恐怕不只是沈园深处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的那一抹情愫......

    世情薄,人情恶,雨送黄昏花易落。晓风干,泪痕残。欲笺心事,独语斜阑。难!难!难!

    人成各,今非昨,病魂常似秋千索。角声寒,夜阑珊。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。瞒!瞒!瞒!

    沈园的烟雨已飘洒了千百年,爱情的悲剧已留传了千百年。唐婉离世之时也是雨夜,今晚又是个雨夜,他们的故事好像与雨有着莫大的关系。难道在这个雨夜我能在这首词里看出点什么?我慢慢地翻看着沈园的照片,奇怪,那句“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”的碑刻照片中间怎么有一滴水,看上去晶莹剔透,我心中一片迷惘,难道是......

     或许是冥冥之中的注定,恍惚间,好似听到一个女子的呼声“表哥”从远处传来,我眼前顿时出现了一个很大的庄园,一片灰瓦白墙,墙上透出一片葱茏的绿意,缓步走过门前的小桥,眼前现出一个月洞门,看上去是那么眼熟,我举目望去,上面书写着“沈氏园”三个古朴隽秀的大字,内敛而不张扬,整个园门嵌在灰瓦白墙之间,丝毫不显突兀,哦,到了沈园!我站在门前,呆呆的望着,突然间,头发上面有丝丝凉意,不知道什么时候,天空飘起了霏霏细雨,空气里氤氲着潮湿的气息,雨丝细细密密的,像扯不完的线,那漫天的雨丝淋湿了久远的梦,那无尽的雨滴。也许就是陆游和唐婉的泪! 沈园的雨,是他们千百年的泪啊,飘不尽,洒不完!

    我漫步在诗境园,这里的一切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那么亲切,但是在我眼里总是若隐若现、若离若即。园内花木扶苏,假山叠翠,曲径通幽,小池绿水。 沿着碎石板铺成的林中小径,两旁是碧绿的草坪,细草上沾满了晶莹的水珠,看上去就像那个温婉而又凄楚的女子滴落的泪水,昔日的一泓碧水,纵然有垂柳轻拂,却已不再清澈,几片残叶浮于水上,悄然向我讲述着这里的清寂。那曾经精巧的凉亭阁楼,在风侵雨蚀下已是沧桑满面……

     一股爱的凄婉扑面而来,它们都曾那么生动地出现在我的想象里。在我心底最深处,感到自已对于沈园的一切早就熟悉,仿佛我曾经多次来过这里,沈园里蒙蒙的细雨、依依的垂柳、弯弯的石桥、清清的池水和那两阕哀婉的《钗头凤》、还有那一段凄恻的爱情悲剧,都时常穿越遥远的时空,曾经在我的梦里真实出现过,而现在,我来到这里,迈出的每一步,都是那么沉重,都是那么无力,都好像在寻找或者追忆着那个梦中的人。

     三年厮守,十年相思,却百年相隔,留千年遗憾,这旷世的悲哀,这千古的凄美,时刻纷乱着我满腹心事,虽有满园桃红柳绿,鸟语花香,却怎么也掩不住那段历史的凝重,远古的思念如一缕清风,穿越时空,弥散在园中,轻拂着我的心,让我为她而思,为她而梦。

    隐隐中从里面传来断人衷肠的缕缕筝声,曲声悠扬而又哀婉,如诉如泣的声音,环绕在整个空间,我感觉一种沁入心肺、沁入灵魂的冰寒,一种凄切,一种记忆的悠远与亘古……

    凉石、冷竹、幽水、残文、孤音,园中愈发显得萧瑟、冷清,仿佛有俩个哀怨的灵魂再轻轻哭泣。

    沉思间,那哀怨的呼声又从园里想起,“表哥”

    我信步走去,忽听前方又传来了一声长叹,循声举目望去,伤心桥畔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身穿白色衣衫的青年女子,长裙曳地,玉树临风。白色的裙子在风中飘摆着,我慢慢向她走去。

     近了,近了,我渐渐看清了她的容颜,她容貌端庄、清丽脱俗,肤色白皙,头梳高髻,上面插着一只凤形的金钗,只是柳眉轻蹙,神情凄凉。泪流满面,眉目间多了几许幽怨、几许哀愁,我们四目相对,久久凝眸,她双目含泪的看着我,轻轻的唤道:“表哥,你终于来啦!”

    花魂点点无情绪,鸟梦痴痴何处惊,我茫然无语,心里一阵绞痛,此时的沈园沉沉,仿佛怕惊扰了这千年的寂寞,我满腹疑问,呆呆的看着她,她是谁?她为什么叫我表哥?难道她是在这里等我..........  

    她好似看透了我的心事,凝噎着说:“表哥,我是蕙仙,你不认得我了........         

    蕙仙,好熟悉的名字,我紧锁着双眉,默默的念着,蕙仙,蕙仙,莫不是唐婉?对了,唐婉表字蕙仙,是她,没错,她就是唐婉,我忘形地一把拉住她的手,惊喜地叫道:是婉妹,你是我的婉妹。

    唐婉轻轻抽出了我握住的手,脸色微微有些发红,“表哥,你总算记起我了,我在这里等了你将近千年,你终于来看我了,我知道你有满腹心事要问我,我也是日日夜夜盼望着你。”

    婉妹, 你在这里等了我千年,可是现在的我不是陆游,不是你的务观表哥啊!

    表哥,我知道是你,那日我们在沈园水榭不期而遇,碍于赵郎同行,我未能与表哥一诉衷肠,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表哥离去后,我看到了你留在墙壁上那首词,我知道我们虽然不能在一起,但我们的心是相通的。但是这样的深情你不能这样放纵,应该藏在心底,留作永远的回忆。可是你还是把它说出来了,丝毫没有顾及我和士程的感受!

    我仿佛看到了,千百年前的沈园里,蒙蒙细雨中我愁肠百结,哀怨丛生,心爱的人就在面前,却早已属他人,恍如宫墙之柳,可望不可及,不能倾诉,不能畅谈,泪眼相望,无限感慨,天长地久有时尽,此恨绵绵无绝期。十年来的离愁别绪、十年来的刻骨铭心、十年来的牵肠挂肚、十年来的魂牵梦萦,此情此景,断人柔肠,只好将满心悲痛寄托在诗词之上,沈园粉白的墙壁上写下了那首红酥手,黄藤酒......写完后,两行热泪沧然滚下,于是我掷笔凄然而去。

    我们相携漫步园中,听琴台早已荒芜,不复昨日,冷翠亭外翠竹青青,虽然还是一派绿荫婆娑,但已了无生机,再也不是昔日的挺拔修竹,荷花池边,小桥流水,惊鸿照影,倒映着水边的草木、亭台,轻轻的水声由远而近,几只绿头鸭缓缓游来,时不时地将头钻入水中觅食,激起阵阵涟漪。

    唐婉低眉敛目轻轻地说道:表哥,我一直在想,我们若是有缘,为何不能牵手一生,相伴一世,若说无缘,为何一别十年,却能在沈园相遇,以妾红酥手,赠君黄藤酒!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忆起往事,无限感慨,当时就是在这伤心桥上,与婉妹邂逅,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,欲执子之手却不能,昔日的爱妻,已嫁作人妇,“婉妹,我没想到,我真的没想到,一时的别弃,竟是我终身的遗憾,虽非我本意,但还是我一生也无法弥补的错,我知道今生是我负了你,是我的错”

    唐婉仰天轻叹,泪眼问天,苦笑道:我知道是你的错,可是你这一错,就是春如旧,人空瘦,这一错,就是人成各,今非昨,这一错,就是山盟虽在,锦书难托,这一错,就是雨打病魂,咽泪妆欢。原以为山长水阔,梦魂杳杳,再相逢,惟有来生了......

    当日,听闻你改嫁绍兴名士赵士程,我心虽有不舍,但我还是为你庆幸,那赵氏乃皇室后裔,又是宽厚重情的文人,他一定会好好待你,哪料想,天妒红颜,我的一首钗头凤,竟成了你的绝命词,每次读到你那句‘怕人寻问,咽泪妆欢’我的心如同被刀割一般,难道赵士程他对你不好......

    唐婉叹了口气,沉思了良久到:曾经沧海难为水,赵士程对我很好,他待我恩爱有加、呵护备至,在赵家我们相敬如宾,我自是满心欢喜,我只能把思念你的感情藏在心底,我不敢在深夜里仰望月明,不敢在花园里赏花扑蝶,我怕我会想起往事,我怕我会想起你,我怕自己忘不掉,其实,有谁能明白我内心的酸楚,我每日生活在矛盾的煎熬之中,我只能在人前强颜欢笑,我也希望我能忘记过去,忘记你,可是那份真挚的感情,却让我久久不能释怀......唐婉仿佛陷入了往日的痛苦回忆中。

    也许是天意,与表哥在沈园的再次相遇。那日归家后,我的眼里没有了满城的春色,没有了鸟语和花香,只有你那微蹙的眉。那些压抑在内心十年之久的伤痛,愿以为已经平复,在那一刻开始慢慢发酵。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,往日的美好和心碎,折磨着我,我只好躲在后院暗自神伤。我的举动没有逃过赵郎他的眼睛,我感觉到他眼神背后的愤恨和无奈。表哥,你可知我的一片心?

    我仰天长叹到,天地虽大,却容不下你我之爱,此何其悲哉!我更没想到的是,沈园一别,竟成了永远的诀别,我们从此相聚无期,阴阳相隔。

    唐婉叹了口气道:只怪我命薄,无福消受,我辜负了赵郎一番情意,十年相守,一朝离去,世人空为我悲叹,却让他落人笑话,欠他的情,我是永远都还不清了......

    君先负妾,妾未负君;无负妾者,妾又负之。与表哥今日相见,我余愿已了,我也该走了。她哽咽着,有些激动,两行清泪,顺着面颊流了下来。

   “婉妹……”我无语凝噎。唐婉明白我想说什么,于是,她轻轻抚着我的手,然后背过身去。看着她默默的黯然离去,我的心顿如刀割,蕙仙,婉妹,我悲苦的叫道.......醒醒,醒醒,怎么又做梦了,阿惠站在桌子边,关切地说道,早点睡吧。我揉了揉睡眼惺惺,奇怪,我的眼睛湿湿的,难道我真实的梦到了唐婉,难道还真是南柯一梦,而桌子上放着的宋词刚好还是唐婉那首《钗头凤》!

梦回沈园 - 兰若芳菲 - 兰若芳菲

  
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3)| 评论(7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